茄子视频app官方下载


【文化】初識吳乾亮

2019/11/4 16:26:24

     QQ截图20191104154135.jpg                    

                        文/杜娟

                        初  

初次見到吴乾亮是朋友在半山半岛海南绿泥炻陶艺术馆召集举行的一场小型传统文化交流雅集上。席间来宾各展才艺,笛声悠扬,琴韵入心,诗词歌赋妙语如珠,茶香馥郁绵长。唯有角落里一人手持一罐啤酒默不作声独酌,颇有些众人皆醒我独醉的味道。经主持人介绍才知,这位就是提供此次活动场地的海南绿泥炻陶艺术馆的主人吴乾亮。陶艺馆里四处可見形态各异的茶器、花器、香器用具,宾客手中的茶盏便是吴乾亮老师和他弟子的亲手制作。雅集接近尾声,吴乾亮的两罐啤酒也見了底,简单介绍了室内陈设的作品后,吴老师慷慨地告诉来宾可以把今天各自使用的茶盏带走,急得他的嫡传弟子小岳一个劲地问他:“老師,你確定這些茶盞都送人?”吳老師略疑遲一下,揮了揮手說:”趁著我沒醒酒大家趕緊拿走吧”。于是,我幸運地得到了一只吳乾亮親手制作的品茗杯。

再次見到吴乾亮还是在他的炻陶艺术馆,吴先生依然是光亮的额头、细长的脖颈、一对招风耳,一双深邃的眼睛,一件白麻衫。闲聊中说起上次的赠杯事件,他挠挠头,笑着说徒弟小岳事后埋怨了他好几次,那十几只杯子都是费了很多心思做成的孤品,其中还有两只是常来的朋友专用的,都被他一时兴起送了人。

本想簡單寫篇人物專訪,但這位采訪對象與衆不同,若是按照以往的思路寫反倒容易淪爲相看兩相厭的境地,索性就這著陶藝館的景致、就著茶,天馬行空地閑聊起來。

 

                     神奇的“海南绿泥”

人人都說海南綠泥陶器好,到底好在哪裏呢?藝術館從一樓到二樓,四處都有陶器陳列,作品多以茶器爲主。炻陶藏品展示區藏有數百件海南綠泥炻陶精品茶壺、香爐、茶杯及藝術品擺件,茶壺就有幾十款,胎體本色豐富,加之窯變效果足有七八種之多,可以說吳老師的作品形態各異,即便風格相近,但絕不相同,每件作品都是他或徒弟親手制作,這也是手工作制的獨特魅力,確保每件作品都是獨一無二的孤品。這些作品的原材料都是吳乾亮親自從五指山挖來的海南本地泥土,是一種純天然質染礦物原料,吳乾亮爲之命名“海南 绿泥”。吴乾亮发现用绿泥制作的陶壶色泽紫中泛绿,阳光下又可幻化出多种色彩,以指轻轻击弹壶壁,音质清纯悦耳,并且,用绿泥陶壶泡的茶色、香、味皆可以保持多日不变, 据说海南绿陶壶有“开水进壶茶水出”的功能。听闻为了验证绿泥陶壶的这个功能,吴乾亮曾邀请几位朋友一起做过实验。数年前,他曾邀请三五好友带着各自的宝贝茶壶来到他的艺术馆,大家各自用自己的壶泡上同样的一款茶,然后贴上封条存放在一处,五日之后开启封条。开封后,唯独绿泥陶壶里的茶汤清澈依旧,茶香浓郁。朋友们颇感惊奇,吴乾亮的绿泥陶壶得到了业谌耸亢桶谜叩一致认可和好评.

是什麽原因使綠泥陶壺有了蓄水不腐的神奇功能呢?對此吳乾亮笑著說:“綠泥壺的秘密關鍵在于制作的原材料,我的制陶技術一般,藝術構思也不值一提,而眼前這些綠泥才是真正的法寶”。

這些綠泥皆來自海南島上的五指山。

關于五指山地區盛産優質陶土,《崖州志輿地志》有過記載:“五指山深歧黎境,形如伸掌,屹立琼崖儋万之间,盘亘六百里,诸山皆其脉络,上多异产,人迹所不径……”宋·赵汝适《诸蕃志》也有记载:“……以土为釜,瓠为器……土釜至今用之,瓠瓢间以水……”。五指山境内矿产资源丰富,海南绿泥是一种深海海底泥质沉积物,经亿万年前地质变化深海绿泥移出海面。海南绿泥含有丰富的天然矿物质及结晶水与微量元素。泥性疏松不结,张力强,不易变型、可塑性强,烧结温度为1200℃。自然陶土在不掺兑任何辅料前提下,能在1200℃烧陶成器是比较罕見的。

采泥後,他分析泥土中所含的礦物質,分子結構,乃至觀測燒制過程中溫度對泥土産生的化學反應、物理變化等等,經過反反複複的實驗,終于有了今天的“海南綠泥炻陶器”。這真是一門複雜的學科,幾年下來,一提起地質、礦物質分析,分子含量、物理變化、化學反應對燒陶的影響,吳乾亮都極其有興趣,不知內情的人還以爲他是學地質學出身。

                      吴乾亮的“三不”

閑聊中,總結了吳乾亮先生的“三不”。 不想、不动、不看。一年中总有几个月他会放空自己,不去想制陶的事情,每天就是放松,睡到自然醒,然后去菜市场买菜做饭,就此练就了一手好厨艺;有时候全国各地四处游闲逛;这段时间他根本不碰陶土,也不关注同行业诘各种信息,不去看别人的作品,更不参加任何作品的品评。

其實看似放松,他卻從未停止的思考。他的作品構思都在腦子裏,制作時不會按照固定的草稿或圖紙去完成,有很大的隨機性,一旦有了創作靈感和創作情緒他會立馬返回工作室,不分晝夜的制作燒窯。在制作模胎過程中隨時會增缺補漏,甚至不小心模胎有了坑窪或殘缺的時候,他也不會刻意地去修補,反而會隨機保留這種特殊形狀,創造另一種形式美,所以他很多作品如維納斯的斷臂,給人無限遐想。

他不看業內的信息不評價別人的作品,並不是恃才自傲,而是要讓繁雜的信息經過時間的過濾沈澱下去,避免外來的信息影響自己的設計理念,他不想在自己的作品中重複他人的風格,不想自己的作品上存留他人的影子。他的作品要獨特,他要尋找更科學合理的理論支持,選擇優化更精良的原材料,遵循自然規律,等待大道至簡的時機,等待清晰的思路浮出水面,一切便水到渠成了。

問及他最滿意的作品,吳乾亮先生笑著說:“每一件都滿意,每一件都是認真付出的心血,他們是有生命的藝術品,獨特至極”。

在傳統手工制陶日漸被人們漠視的時候,他的堅守深深吸引了一位叫嶽書亦的女孩。女孩專程從北京來到三亞拜吳乾亮爲師,虔心學習海南綠泥瓷陶制作。幾年下來,女孩對制陶的執著和熱愛吳乾亮很是欣賞,而且這孩子也很有天分,他非常滿意這個徒弟,把自己的絕學毫無保留地傳授給了她。現在的吳先生很是率性從容,他說自己能做自己喜歡的事,他很滿足,並且看到自己手藝有了傳承更是欣慰。

吳乾亮和他的“海南綠泥炻陶”將會是海南島上獨特的一個標記。

(作者系本刊編輯部)